城市站点
> 香山盐场的前尘往事
详细内容

香山盐场的前尘往事

时间:2020-07-03     人气:523     来源:中山市人民政府网     作者:
概述:盐是日常生活最普通的调味品,盐业却是宋代以后政府的重要财政来源之一。在中山的历史轨迹上,香山盐场功不可没,而这个小小的地方曾惊动好几位京官。在《香山明清档案辑录》中......

  盐是日常生活最普通的调味品,盐业却是宋代以后政府的重要财政来源之一。在中山的历史轨迹上,香山盐场功不可没,而这个小小的地方曾惊动好几位京官。在《香山明清档案辑录》中,就香山盐场标示盐斤帑本一事,光乾隆八年就收录有三份奏折。


  香山盐场旧遗址在香洲区山场村,原名濠潭。唐代以前就有人们在这里围海煮盐,又名金斗湾盐场。唐至德二年(公元757),东莞县官府因此处盛产海盐,遂设置香山镇。南宋绍兴,濠潭改名香山场,金斗湾盐场也改称香山场盐场。


  自宋代开始,制盐业成为社会生产的重要部门。海盐专利是宋朝一笔巨大的财政收入。1133年,广东路漕司每年拨出盐课收入的四成即足供各州县的开支。宋神宗时期,盐的收购价每斤5钱,销售价每斤47钱。孝宗时期,收购价每斤47钱,销售价160钱。因此,尽管盐产大增,这里还是有淡食之民。明代,广东沿海地区盐场从元代的18个,增加到29个,成为全国主要产盐省之一,香山盐场举足轻重。《香山县志》(乾隆志)记载:“东南盐务纷繁,而香山为产盐之区”,当时在香山场煮盐的盐丁就有600多人,并设有盐场大使(后改盐场委员)专责制盐业。


  乾隆三年7月23日,香山、海矬(位于台山)等盐场由于飓风来袭,盐包被雨淋潮泛,数量达30193包,折合银两是一万二百七十五两二钱。两广总督曾向乾隆请奏,请求豁免,并拨补归款。就此事,曾题咨三次,但是得到的回复是:广东省当年并未报灾,而盐斤素有包束,为何会被融化呢?事隔六年之后,继任总督经过调查,确认情况属实,再次请奏要求请免。在奏折上,他写明,广东当年之所以未报灾,是因为飓风来临之时,早稻已收,晚禾才种,并未造成很大损失。但是存仓的盐包却被水浸失。乾隆并未准奏。过了一个月,两广总督再次请奏,再过一个月,礼部尚书再次讨论此事,认为情况属实。希望乾隆批准免费。事件的最后处理方法还找不到记载,但是,从这几分奏折中,可以看出香山盐场在当时的社会中何其重要!


  清乾隆以后,香山场的制盐业开始衰落。原因是由于珠江水挟带来的泥沙不断沉积,经过漫长的岁月,许多地方逐渐形成广阔的冲积平原。香山盐场一带,海水也逐渐远退,盐田变潮田。到清代道光年间,香山盐场完全脱海成陆,形成一大片沙田。沧海桑田,香山盐场从此成为历史记忆。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十年浩劫后,中国的国民经济几乎走到了崩溃的边缘。摆在全党面前的首要任务,就是要振兴经济,挽救民生。各级官员们到港澳考察,到欧美考察,交给了中央一份《港澳经济考察报告》。《报告》强调:发达国家的先进设备和技术,对港澳经济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报告》提出:可借鉴港澳的经验,把靠近港澳的广东宝安、珠海划为出口基地,逐步将其建设成具有相当水平的对外生产基地、加工基地和吸引港澳客人的游览区。


      1979年4月,在听完广东省委负责同志的汇报后,邓小平说:“对!办一个特区。过去陕甘宁边区就是特区嘛!中央没有钱,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经过充分的研究和论证,1980年8月26日,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批准了国务院提出的《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宣布建立深圳、珠海、汕头三个经济特区。总设计师的设想变成了现实。《纽约时报》以节制的惊叹写道:铁幕拉开了,中国大变革的指针正轰然鸣响……


      这是一段过去了不久、人们还熟悉的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的历史。一般地说,建立经济特区,是邓小平同志的倡议和创举,但是,如果翻阅一下《香山明清档案辑录》一书,我们就会发现,这话未必准确,因为,在清末民初,便有香山人提出建立“经济特区”的想法,且看下面的一则史料。

        


      清末宣统元年(1909年)二月,香山县绅商伍于政、王诜、戴国安、冯宪章等人,要求择地自开香洲商埠,以兴商务而裕民生。两广总督张人骏将他们的请求上奏朝廷。


      伍于政等人为什么要提出“择地自开商埠”?从张人峻所上送的咨呈中可知原因:粤东商务发达,户口殷繁,有人满之患。海外华侨成千上万,想回乡则无产可置,无地可栖,所以,开辟市场及供置业之区,显得尤为重要。探得县属沙滩环地方,内河外海,背倚群山,地势宽平,土质坚洁,东西约四五里,南北约六七里,北而省门,南而港澳,轮艘均可直达,渔船、商艇则有河汊为停泊之区。伍于政等认为这是天然商场,可即划定地段,与各商家立约定租,辟为商埠,名曰香洲,四人自备经费,并召集外埠各商分别认助,以资开办。


      张人骏认为,西洋各国首重商务,不惜广开口岸,以此收到巨大的经济利益。中国则限于财力,开办艰难。自中外通商以来,各省官辟之商埠如武昌、济南、南宁等处,稍占先着,勉得利权,而绅民自立商埠者尚未一见,今伍于政等倡为此举,其热心公益固为最主要目的,而于归国侨民,尤为利便,一定能厚集资本,维系商家,他日这商埠的振兴,可以预测。当此试办之初,又为向来未有之创举,似宜在政策上放宽,以期乐兴图成。  香山县绅民自办商埠一事,在当时中国“尚未一见”,属于创举。清政府的农工商部以及外务部正为此事展开可行性研究。消息传开,商家欣喜,尤其是归国侨民,更多喜色相告。他们怀有一定资本,乐于在家乡投资办实业,香洲商埠正是他们投资创业的理想之地。他们认为,商埠既开,要提高其竞争能力,以开无税口岸为上策。南洋各埠以及香港皆用此法,商业最旺。中国商务从无无税口岸,甚为缺憾。不如就以香洲商埠为试验,并开辟香港至香洲以及澳门至香洲的航线。伍于政等人,结合清朝的法律,参照香港的做法,就免税界限、管理规则、理船章程、保护办法等四项制定了政策。


      香山县绅民自开商埠一事,在当时中国已属于创举,而将所开商埠再要求作为无税口岸,更无先例。当时,虽有香港、澳门、广州湾、青岛、大连等先后有过开辟自由港、无税口岸,但它们都是在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殖民地租借地上进行的殖民主义事业。而香洲口岸,则是中国人自行提议开辟的。清政府的农工商部以及外务部正为此事展开频繁的协商。数月来,电文不断。最后,因事关重大,还是决定由税务处指令总税司,于粤关税司内选派干员前往查勘,研究详细章程后再行核定。


      在此后的两年中,九龙关税务司夏立士,与香洲埠总理王诜等,就如何将香洲建为无税口岸一事作调查研究。宣统二年(1911年)十二月,两广总督增祺为香洲开埠事致外务部咨呈,附有六个文件,其中夏立士的研究报告,认为香洲不宜设为无税口岸,理由是,中国各处商民贩运来往货物,过去没有不完税的,而完税定章由来已久,今若特准一埠无税,恐怕各处人民难免不说政府有厚此薄彼之议,似有失公允,难以服众。夏立士还认为,商埠的兴旺衰落,与有税无税没有关系。关务处的禀文,则认为香洲的地理位置及土质恶劣,作为商埠,前景暗淡;“若再开一无税口岸,则又何异辟多一处漏税之门”。


      但是,广东布政使司陈夔麟等的禀文,代表了香山县士绅与民众的呼声,则极力支持香洲作为无税口岸,对各方的疑问和责难,他们一一加以反驳。他们认为,香山县为适中之地,所有港澳巨商以及出洋贸易者以此都人为最多;若一经成埠则商贾云集,货物屯聚,当可日新而月盛;将来广澳铁路建成,犹可得交通便利之益。香洲外之海底实为泥质并非沙质,一经疏通,便可作港口之用。香洲介乎港、澳之间,一为有税一为无税,不利商埠的发展,香洲亦应定为无税口岸;香洲所免之税,并非内地之厘税,系属外来之货物……


      香山绅民的合理并富于创新的要求,也感动了两广总督增祺,为此事他上呈外务部以及朝廷,恳请将香洲定为无税口岸,以兴商业,顺应民情。朝廷下旨,指令税务处等部门协同会议辟香洲商埠暂作无税口岸一事。但是,由于香洲邻近港澳,定为无税口岸,影响港澳利益,港澳当局甚为不悦。会议悬而未决。数月后,武昌首义,辛亥军兴,清朝灭亡,此议便也流产。


      时光又过去二十年,曾是中华民国首任内阁总理的香山县唐家湾人唐绍仪,1929年至1934年间,出任中山模范县训委会主席兼中山模范县县长。在此期间,唐绍仪秉承孙中山的遗愿,致力建设家乡。他提议,开辟中山港无税口岸,筹建中山港区及其配套设施。他按照孙中山当年的规划,在唐家湾辟港,他希望将中山港开辟成一个可以停泊5000至2万顿级轮船的南方大港。他认为建设中山港无税口岸,对外可以抵制港澳商业,挽回民族利权;对内可以连接西南各省,并成为广东的一扇门户。在唐绍仪的极力要求下,南京国民政府于1930年5月公布,辟唐家湾为无税口岸,以60年为期,定名中山港。


      之后,唐绍仪即着手筹建港区,制定中山港总体规划,未来的中山港,有机场与铁路与外界连接,将带动航运业、工商业、旅游业等。这规划,使港澳当局震惊和担心。唐绍仪将县政府迁至唐家,方便办公;他多方招揽人才,参与建设,并不辞劳苦奔走各地,作宣传鼓动,吸纳资金。但是,由于当时国民党新军阀之间展开内战,中央政府并没有过多支持;主政广东的陈济棠,也不满中山县直属中央而无法占据这块肥肉,常常加以干扰破坏。于是,唐绍仪的鸿图大计难以实现。1934年10月,就在中山港建设正如火如荼之际,他因县兵索饷“兵变”而被迫去职,中山港工程也半途夭折。


    结束语


      清末的香山县绅民倡议的香洲无税口岸,以及上世纪30年代唐绍仪筹建的中山港无税口岸,都未能成功,但是,他们的提议和实践,在当时的中国,都属创举。这充分体现了香山人敢为天下先的创新精神。


      可以告慰香山的先民,告慰孙中山先生、唐绍仪先生的是,80年代,春风劲吹,原属香山大地的珠海被开辟为“经济特区”,以其旺盛的生命力,创造了今日的建设神话。珠海经济特区、澳门特别行政区以及中山市,已经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一国两制的典范。中山港、香洲港、高栏港,珠海机场、广珠铁路,以及无数的经济开发区,都出现在这块古老的大地上。


      今日的香山人,应该发扬“博爱、创新、包容、和谐”的精神,继续谱写辉煌的篇章。

  •   中国的西部,山山水水,形成了独特的自然地理环境。早在一千多年前,大诗人李白就发出“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感叹,万里长江虽像一条银带,把中国的东西部连结,孕育着中华民族的文明。但是,这条银带,偏偏在它的中部打了一个死结,让这条黄金水道半途而断。李白虽可以“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然而,商旅舰船要溯流而上入川,则也是“难于上青天”。这个死结,就是三峡!那狭窄的何道,湍急的水流,狰狞的礁石,陡峭的岸壁,不仅成了舟楫的畏途,也成了长江水患的根源。从汉初至清末的2100多年间,长江平均每10年暴发一次洪灾。仅上世纪30年代的两次大洪水,就吞噬了近30万人的生命。根治长江水患,成了一个民族千百年来的梦想。


      如何化害为利,变水为电,使长江真正造福中华子孙?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邓小平等,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毛泽东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即想象:“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改革开放的成功,为建设三峡水利枢纽工程提供了可靠的精神和物质基础,在邓小平的关心和领导下,1994年12月,三峡工程正式动工。9年后,我们便看到了“高峡出平湖”的壮观景象。2003年6月1日,对于中国人民来说,是一个大日子,这一天,长江三峡工程正式下闸蓄水。10天后,三峡水利枢纽坝前水位达到135米,库容净增100亿立方米。经过千百年的梦想和期盼,中华民族在“高峡出平湖”的骄傲与自豪中,揭开了治理长江、开发长江的新篇章。如今,三峡工程又首次拦蓄洪水,为消除长江水患正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在缅怀毛泽东、邓小平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同时,我认为,更应该缅怀一位伟人,他,就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


      中国最早做“三峡梦”、想到治理长江,化害为利的,当推中山先生。


      孙中山不仅是一位革命家,也是一位高瞻远瞩的战略家,在致力于推翻封建统治,在与袁世凯等大小军阀作艰苦斗争的同时,他不忘构想中华建国的大计和方略。他的眼光不仅仅局限于大城市,不仅仅局限于东部沿海地区,他把目光投放到全中国,尤其注重中国西部的开发。他认为,中国西部要发展,首先要靠修建铁路和改良水利;而改良水利的关键,便是对三峡的改造和建设。


      早在18世纪末,孙中山先生就提出了“平水患、兴水利”的主张。1919年,孙中山完成了他的《建国方略》一书。在《建国方略———实业计划》中,他写道:“自宜昌而上,入峡行,约一百英里而达四川之低地,即地学家所倡红盆地也。此宜昌以上迄于江源一部分河流,两岸岩石束江,使窄且深,……急流与滩石,沿流皆是。改良此上游一段,当以闸堰其水,使舟得以溯流以行,而又可资其水力。其滩石应行爆开除去。于是水深十尺(英尺)之航路,下起汉口,上达重庆,可得而致。”孙中山第一个明确提出三峡建坝的伟大构想,中国人的“三峡梦”就从这里开始的。


      孙中山并非只有文字构想,实际上,他还画了计划图。2003年,福建省德化县文史专家在德化县水口镇久住村调查时,意外发现一张尘封70多年的孙中山先生《建国方略图》,该图见证了孙中山开发三峡水利资源的伟大构想。该图长37厘米、宽52厘米,正面为彩绘的当时中国全图,图标比例尺为1050万分之一。并配合改良广州河汊计划图、改良广州为南方大港计划图、整治扬子江水路计划图、改良上海为东方大港计划图、建筑乍浦为东方大港计划图、建筑青河口为北方大港计划图等六幅附图。《建国方略图》背面有近万言的孙中山先生的《(建国方略)摘要》。


      在那些计划图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孙中山在“水力之发展”里提出了开发长江上游三峡水利资源的宏伟构想。孙中山决非一时的心血来潮,更非夸夸其谈,对开发长江三峡水利资源,他是有依据,有设想,有计划的,而今天的事实也充分证明,他的构想并非“梦想”。据收藏者林复副老人介绍,该图是他父亲林凤仪于上世纪20年代在北京大学法政系就学时带回的。幼时,他曾听父亲讲述孙中山的故事,对孙中山先生很敬仰。受父亲影响,他珍藏起父亲带回的《建国方略图》。有一次看电视新闻听说三峡工程、南水北调是孙中山先生的遗愿,便将该图首次披露于世,以供后人领略先生的雄才韬略。


      如果说,先生仅仅是写了文字,画了草图,便把构想束之高阁,那也是不对的,只要有机会,先生即会再“鼓吹”他的这一构想。如 1924年,孙中山在广州国立高等师范学校系统地讲解他的名著《三民主义》。他说:“像扬子江上游夔峡的水力,更是很大。有人考察由宜昌到万县一带的水力,可以发生三千余万匹马力的电力,像这样大的电力,比现在各国所发生的电力都要大得多。不但是可以供给全国火车、电车和各种工厂之用,并且可以用来制造大宗肥料。……让这么大的电力来替我们做工,那便是很大的生产,中国一定是可以变贫为富的。”孙中山先生不仅是第一个从开发水电资源和改善川江航运的角度提出在三峡“以闸堰其水”的人,更是一位把长江三峡工程提高到具有举国轻重意义的战略家,他深刻地意识到,三峡闸门,并非仅仅是一处普通的水利枢纽,而是可以改变整个中国面貌的无与伦比的伟大工程。


      孙中山1925年3月12日在北京溘然辞世。孙中山的“三峡梦”虽然没有变为现实,但他的伟大构想却鼓舞几代中国人为圆“三峡梦”而前赴后继,奋斗不息。如今,这一全球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傲然屹立在中国版图的正中心,构起一幅“高峡”与“平湖”相映成趣、和谐共处的壮美画卷。三峡工程浓缩了中华民族一代又一代人的追求与奋斗,是中华民族治理江河,走向复兴的里程碑。


      中山先生在天之灵,可以欣慰地笑了。

  • 分享